【任温】任其渐温


茫茫天界之中,有一片万仞山域。此山主人未曾予名,这处险境便也无名。山域中云雾飘渺,无垠无际,只有一位剑仙在此境长居。

剑仙不喜远游,无友无徒,身侧仅长剑相伴。他立于剑境巅峰已逾千载,渐难寸进,亦无堪为敌手者,颇觉厌倦。一日于山巅俯观浩渺云海,忽觉心中微动,冥冥间竟有应劫之兆。

虽说天命所至,概莫难免。但剑仙素来厌烦天人历劫之说,更无意与凡间结下因果。然而劫雷一日三四趟地来催,听久了也过于嘈杂,扰山域清静。于是剑仙心生一念:不如丢一个化身下界,任由其历劫应劫;

灰飞烟灭也好,得一番造化也罢,都与他无涉,不用关心了。


化身须得与原身相关之物,剑仙仙体早已修至无尘无垢,无可损伤...

【日月】宵立雨(十四)

十四

 

谈无欲从青春时代就热衷于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,好像一本收藏在书架上的端庄书册,外封内封扉页环衬一应俱全,书签带也好好地折在内页里,凛然不可窥视。

殊不知衿领上方露出一段苍白脖颈,和透明书封里雪白整齐的内页是同一种视觉效果——引人去拆开外封,细细读阅。

素还真的手指从他的脊背滑下去,一路故地重游般摸索骨骼,走走停停,流连返复。谈无欲下意识蜷缩了一下身体。他清楚到了这个年纪,肉体的生机与活力都已与十年前有所差距。

月光似乎过于明亮。他忍不住去捉素还真的手:“中年男人的身体有什么好摸。”

素还真反手扣住他的手腕,引他去触碰自己的身体。

“那你摸摸我。”他靠得很近,声音...

【默俏|墨家中心】岁时常相往(四)

* 这文在俏如来长大之前主要是墨家日常互动,默俏感情线基本是零,这章也是……怎么打tag真令人为难……



默苍离外出归来时,已近黄昏。这个点他往往会去书房独自待一会,也许是看书,也许是沉思,也许会像九算(主要是老大老七和老八)私下猜测的那样【闭门抓阄随机选个人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重点打击】,总之没有人真正知晓。

所以当冥医看见默苍离打开书房的门却没进,沉默片刻后又关上,转身走到院中树下负手站着,不由得有些好奇。

他不指望默苍离能用温和方式满足他的好奇心,便借口取药材路过书房窗口,往里头看了一眼。

卷册散落一地,黄昏的光线流过摊开的书页,书堆里师兄弟两人睡得南辕北辙,...

【默俏|墨家中心】岁时常相往(三)

史精忠入门三载后,第一次见到他的师兄。

他抱着书穿过亭廊,隐约听见墨者们议论羽国动乱结束,王位易主一事。山中岁月闲静,却也并非不问世事。对年幼的史家长子而言,羽国仍然是一个遥远的地名。

走到半路遇到欲星移,三师叔告诉他:你的师兄来了。

史精忠知道师尊门下,另有一位师兄。即使师尊不曾说过,也总会有其他墨者让他知晓。三师叔云淡风轻一语,像是别有深意,也似乎随口一提。

等他走进钜子院,隔着外廊的垂帘看见厅中立着一人。默苍离坐在窗下,陌生的访客站在他面前,两人似乎正在说话。那背影是炽目的深红,在钜子院苍色为主的背景中极为显眼。

史精忠想了想,临时变了路线,从外廊静悄悄绕过去,没有惊动厅中交谈...

【默俏】四智旅游观察日记(完)

01


俏如来站在魔世街头,感觉自己的理智濒临崩溃边缘。

在他身后,学院的四大巨头正在悠闲看风景。

竞日教授说:“此地可有什么探幽访古之处?咳咳,小王气虚身弱,沾染街道俗尘甚是不美。”

神蛊教授摇着扇子:“俏如来,还没确定下榻的酒店吗?住哪里我都不介意,但我不想走路。”

默苍离教授不参与对话也存在感极强,漠然地立在远离他们几人的地方神游天外。

唯一的正常人赤羽教授,本来通情达理好说话,但因为来时飞机上被温皇挑衅了,此时正处于神蛊温皇说什么都冷笑表示反对的状态。

俏如来拿起手机,点开和砚寒清的消息界面。

俏如来:救命啊。


02


砚...

【默俏】趁年华(三十一)迈向终点的落幕·三

三十一

 

俏如来决定将己身作为封印魔世的钥匙之时,他已经失去了父亲和三弟。他踏上这条道路后向来少人陪伴,最后留在身边、毫无疑问会支持他的亲人,也被疾痛和战争带走。

而他甚至尚未选择传人。

他与魔世时任帝尊在魍魉栈道会面,栈道外中原魔世各自陈兵,栈道内两方领袖都是孤身一人。自从银燕去后,他第一次见到二弟。他以为戮世摩罗会责问他为何没能护好小弟,但魔世帝尊只是用金色的瞳孔冷冷地注视他。

他看见与己身相似的痛苦。

彼时魔世地气向人世迁徙,人界无法承受,而魔世流失过甚,同样危在旦夕。人世的盟主与魔世的帝尊会面,同时做下了两界不再互通的决定。

当俏如来告知魔世帝尊,自己决定以此...

【默俏】趁年华(三十)迈向终点的落幕·二

三十


地震发生九小时后。魔世时间凌晨三点。

史家父子两人沉默地走在空旷的街道上。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,群星稀薄,夜色深而远,街道两侧熄灭灯火的重重高厦犹如寂静的群山。这让史艳文想起很久以前,在中苗边境深夜行军的往事。

“不告诉银燕我们这次行动,真的好吗。”

“小孩子就应该喝牛奶睡觉。”

“小空,你和银燕一样大。”

戮世摩罗没有再回答。虽然是在黑暗中,但史君子能想象出小空此刻的表情。他不禁露出一点微笑。

“史艳文,你还有谈笑的余裕吗。”戮世摩罗冷冷地说,“如果你的大儿子死了,你还能够轻松起来吗。”

“……”

史君子沉默了。

黑暗中,戮世摩罗无法分辨父亲的神情。...

他太好看了!!爱你!!(迅速换了头像)

dangggggg:

是 @乔下鲤 家的宝!!!在我家寄养中!傍晚激情拍摄一刚,绝美苍苍!!!是我的小心肝!!!!

ps:这只不是我家眠眼的会长大人,是宴宴家的苍苍,不是同一只!

(图片一切授权归娃妈 @乔下鲤 所有)

【默俏】春风渡我

* 给默先生的生贺。今天意外的很忙,下班回来写到现在……千言万语,仓促落笔。祝先生生日快乐。


春风渡我(完)


默苍离一早出门去了。

俏如来猜中这件事,是因为醒来时床榻另一侧衾被都是冷的。他也不急着起来,只抱着被子翻个身,换了一边躺着。在雨声断续的碎响里,厘清所剩不多的睡意。待到这一侧枕榻也温了,才慢慢地起身梳洗。


自从移居江南,日子就过得异常缓慢。日影从东墙移到西墙要耗费一个白昼,院子里的花树从绽开到凋谢要酝酿一个季令,他来到江南前简直难以想象一个长日里有这么多可以虚度的光阴。足够俏如来从从容容地做完每日的正事后,剩余的时间全都陪伴在师尊左右。默先生看书他便读经,...

【日月】杀局(三)

白衣来客将伞放在了宫门外,步入殿中。满堂烛火照着他一身雪意。

黑衣人不闪不避,扬眉看他走近,眸光锋锐清明。

素还真看了他一眼,越过他,向殿中主事者道:“贵客远来,不奉一杯茶吗?“

虽是身履险地,他竟然未佩武器。又这般温润有礼,实在不像一名恶客。

主事者不禁犹豫起来,问道:“阁下当真是谈无欲?”

“谈无欲该是何种模样?”

“江湖传言,谈无欲其人心狠手辣,无情无爱,六亲不认,孤高傲慢……”

“且他平生最厌恶之人,便是素还真。”黑衣道者忽然道,回转身来,似笑非笑,“怎会甘愿与他心平气和同处一室?早该大打出手才对。”

主事者犹疑不定:“先生的意思,此人并非谈无欲?”

“你应该害怕,因...

1 / 12

© 乔下鲤 | Powered by LOFTER